513暴乱:笼罩大马半世纪的阴影 | 《当今大马》

513暴乱


笼罩大马半世纪的阴影

( 发表于2019年5月13日 )

编按

今天是1969年513暴乱事件的50周年纪念。513事件是马来西亚的历史疮疤,也是一些人不愿多谈的禁忌话题。为了配合这个纪念日,我们将与读者一同走入时光隧道,重返50年前的案发现场—吉隆坡。

我们透过官方报告及相关书籍,节录了513暴乱的事发经过,部分内容或许会令你感到不安,但我们希望能以史为鉴,让所有马来西亚人——无论你是否经历过此事——共同认识历史,并勾勒出社会集体的未来。

1969年,马来西亚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国家。当权者除了要应付共产党,还得处理脆弱的族群关系。

日本的侵占与英殖民政府的统治,加深了族群之间的不信任,族群之间不时发生小冲突。

在5月10日大选投票日的数周前,两名党工分别在吉隆坡和槟城惨遭杀害。一人来自巫统,另一人则是来自劳工党。

投票日前夕,劳工党在吉隆坡为被击毙的党员办了丧礼,现场来了数千人,局势非常紧张。

Newspaper clipping: Selangor, Perak to poll again?

《海峡时报》封面报道揣测,没有政党能掌控霹州和雪州议会多数议席,因此这两州议会可能重选。(1969年5月13日)

大选初步成绩显示,联盟(国阵前身)多个议席都输给了华基在野党行动党和民政党,雪州陷入悬峙议会。当时,吉隆坡仍属于雪州。

根据大马首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的《513前后》,以上是在野党胜选游行的照片。

5月11日及12日,在野党在吉隆坡游行,更以种族言论嘲讽马来人。结果此事激起巫青团的不满,他们决定在5月13日黄昏,举行一场反制游行。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注:本文所采用的是现今地图,事发地点位置仅粗略估计。)

当时,陈松青(左)与阿都拉曼诺(Abdul Rahman Mohd Noor,右)在甘榜峇鲁目击了暴徒残杀路人。那一年,拉曼21岁,陈松青则只有17岁。

© Hassan Muthalib
金马路(Jalan Dang Wangi,旧称Jalan Campbell)及叶亚石路(Jalan Yap Ah Shak)靠近甘榜峇鲁地区的店铺被摧毁。

傍晚7点45分,政府透过广播宣布戒严。

资料来源:新加坡报业控股
摄影者身份不明

暴徒闯进端姑阿都拉曼路上的数间戏院,包括京华戏院。

Skyscrapercity.com

吉隆坡中央医院(图中的背景建筑)就座落在暴乱发生地点的大约一公里外。

资料来源:东姑阿都拉曼

在吉隆坡孟沙路(Jalan Bangsar),一辆车在暴乱中遭破坏。

资料来源:东姑阿都拉曼

太子路(Jalan Raja Muda Abdul Aziz)上一辆被翻转的车辆。这里是暴乱开始的地方

资料来源:东姑阿都拉曼

金马路被烧毁的商店

资料来源:大马国家档案局,2007/0050685

紧急状态隔日

政府于5月13日晚上8点透过电视宣布戒严,一开始实施全日24小时戒严,直至5月15日才在清晨时分短暂解除宵禁。后来,宵禁逐步放缓,每日下午3点至隔日凌晨6点半之间不准外出,持续至5月底。

这些照片是时任国家元首苏丹依斯迈纳斯鲁丁( Sultan Ismail Nasiruddin Shah)签署颁布紧急状态后,隔日1969年5月15日带着相机到吉隆坡街道上拍摄的。

拉惹路(Jalan Raja)上的苏丹阿都沙末大厦( Sultan Abdul Samad building)大钟楼显示着当时是下午,但经过暴乱后的吉隆坡街道异常寂静。

当时的峇都路,也就是今天的端姑阿都拉曼路, 是513暴乱发生时的其中一个重要地点。这张照片也是时任国家元首在5月15日戒严时所拍摄。

武吉免登路(Jalan Bukit Bintang)本是人们平日购物和娱乐的热闹街区,时任国家元首1969年5月15日所拍摄的武吉免登路则完全寂静无人。

戒严期间的吉隆坡街道空无一人,除了在镜头身后拍摄这张照片的时任国家元首。照片左上角的建筑显示这是吉隆坡半山芭(Pudu)奧德翁酒店(Hotel Odeon)附近的街区。

权力转移

6月24日,国会暂停运作,政府成立国家行动理事会(NOC),由时任副首相阿都拉萨领导。权力从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手中转移到阿都拉萨。

1971年,国会重新召开会议,阿都拉萨出任首相。一些学者认为,有人通过这场暴乱来发动政变。

阿都拉萨(中间坐者)领导国家行动理事会。

当时,尽管土著(马来人与原住民)占人口大多数,但他们仅持有2.4%的企业股权。阿都拉萨相信,只有公平分配财富才能促使国民团结。

1971年政府推行新经济政策,利用扶弱政策,提升土著的持股比例。新经济政策理念及对其他政府政策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

1970年9月23日,在国会举行的东姑阿都拉曼欢送会上,阿都拉萨与东姑阿都拉曼握手。资料来源:大马新闻局

513事件改变了的不只是政策体制,同时也让目击者、暴力幸存者及他们的家属心中留下多年未抚平的阴影及伤痕。

马来西亚并不是唯一面对历史创伤的国家。南非新政府曾透过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带领人民探寻种族隔离的残忍真相,并共同迈向和解;德国则以严格的法治,为纳粹大屠杀受害者伸张正义。

外国的经验或许能够引以为鉴,惟学者也提醒,我们不可忽略马来西亚独有的社会脉络。半个世纪后,马来西亚的和解之路应该如何走?(点击阅读更多

资料来源:Sławomir Gajowniczek

我们的 513 故事

《当今大马》希望收集并公开这些民间的513经历与叙事。无论你是否亲身经历这场悲剧,我们都乐意听到你的声音。

提交将于2019年6月13日截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