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一马公司案

从吉隆坡烧起的全球洗钱网络

重温一马公司案

从吉隆坡烧起的全球洗钱网络

李龙辉 与《当今大马》   |   2018年4月5日

当今大马

超级游艇“平静号”今年2月在巴厘岛遭印尼和美国当局扣押,使得渐渐沉寂的美国一马洗钱案,以及美国司法部充公行动再次受到众人的关注。

美国司法部于2016和2017年多次入禀法院,寻求充公近17亿美元的资产,声称这些资产乃非法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得,而且涉嫌洗钱。

美国司法部指控,一马公司领导人和他们的同伙于2009至2014年间,窃取一马公司的45亿美元,同时通过全球——包括美国的金融体系洗钱。这是美国司法部认为,相关资金遭窃取私用,因此在“追回盗窃资产行动”下展开史上最广泛的调查和充公动作。

根据美国司法部,一马资金被挪用购买各种的奢华房地产、艺术品、私人飞机、珠宝,资助电影制作公司,进而拍摄出《华尔街之狼》等电影。而据称属于大马富豪刘特佐的“平静号”也是充公清单上的资产之一。

根据美国司法部诉状的叙述,刘特佐是整个洗钱阴谋的主脑。诉状也点名了其他人,包括刘特佐的好友兼首相纳吉的继子里扎、多名一马公司领导,以及据称就是纳吉本人的“一号大马官”。

美国多名闻人,包括好莱坞明星里奥纳多,以及名模米兰达(Miranda Kerr)都卷入其中。

美国司法部诉状把整个横跨5年时间的洗钱过程,细分为4个阶段,包括“Good Star阶段”、“阿尔巴BVI阶段”、“Tanore阶段”和“购回期权阶段”。

相关诉状长达数百页,其中详尽地交代了这宗一马洗钱案的复杂钱流网。本文尝试化繁为简,带领读者追踪这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洗钱过程。




Good Star阶段

根据美国司法部,一马公司于2009年9月创立后不久,它的逾10亿美元资金就遭人诈取。

2009至2011年间,一马公司跟沙地阿拉伯一家私人石油开采公司——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etroSaudi International)签订联营协议。

据称,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在土库曼斯坦和阿根廷握有特许的能源经营权,而一马公司与它的联营就是为了分一杯羹。

双方协议下,一马公司给联营公司投下10亿美元的资金,换得联营公司的40%股权。惟事实上,最终只有3亿美元进入联营公司的账户,其余7亿美元流入刘特佐所拥有的Good Star有限公司。

美国司法部声称,代号“一号领导”和“二号领导”的一马公司领导蒙骗银行,仍他们误以为Good Star是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子公司。另一边厢,一马公司董事局却受误导,以为7亿美元用以清还了联营公司拖欠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债务。

虽然刘特佐在一马公司没有正式职位,但他却是一马公司前身——登嘉楼投资机构(Terengganu Investment Authority)创立时的顾问。联邦政府在2009年初接管登嘉楼投资机构,并把它易名为一马公司。

刘特佐在唸大学时认识了纳吉继子里扎,而且透过后者,跟纳吉家庭攀上关系。


2010年6月,一马公司决定卖掉它在联营公司的40%股权,不过它最终换回的不是现金,而是据说包含盈利的12亿美元债券。

3个月之后,一马公司借给联营公司5亿美元贷款。2011年5月,一马公司另外再借联营公司3亿3000万美元,但这笔钱却流入Good Star的账户。


截至2011年10月25日,一马公司总计10亿零300万美元转移到Good Star的口袋。而刘特佐利用其中的3500万美元买下英国伦敦的斯特拉顿阁楼(Stratton penthouse)及斯特拉顿公寓(Stratton flat),另外1017万3104美元则投入《华尔街之狼》的电影制作。

除了刘特佐,分得赃款的还有沙地石油国际公司创办人之一的达列奥拜(Tarek Obaid),他把钱投资在一家称为“Palantir Technologies”的软体工程公司。

另外,部分资金则透过一个名叫“陈金隆”的神秘人物,分给一马公司的一号领导。


2017年1月,新加坡法庭揭露,“陈金隆”其实就是刘特佐的“分身”。


此外,大马一号官也在这个阶段收到2000万美金。美国司法部形容,一号官是“马来西亚政府的高层领导,曾经在一马公司担任要职。”


首相署部长拉曼达兰2016年接受《英国广播公司》访问时坦承,一号官就是纳吉。不过,纳吉多次否认他涉及一马公司的舞弊。


刘特佐利用流入Good Star的赃款购置资产,过程中,他也小心翼翼地通过多家律师行、一连串的公司网络,甚至他自己的父亲来掩人耳目。

2009年10月21日至2010年10月13日,近1年时间,Good Star透过11次的电汇途径,把逾3亿6800万美元汇入美国Shearman & Sterling LLP律师行的律师信托账户(Interest on Lawyer Account)。

接着,相关资金用以购买豪华地产、一家酒店和一架私人飞机,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厄米塔格酒店、比佛利山庄的Hillcrest房产、纽约的劳雷尔公园(Laurel Park)的一个公寓单位,以及一架庞巴迪环球5000飞机


美国司法部也发现,刘特佐甚至利用自己的父亲刘福平的银行账目,间接地购买资产。

另外,Good Star于2011年6月28日至2013年9月4日之间,把约5亿零800万美元汇入阿布达比—科威特大马投资机构(ADKMIC)。美国司法部声称,刘特佐是这个机构的老板,并通过它来洗钱。在把赃款汇出后,Good Star银行账户于2013年9月5日关闭。

之后,阿布达比—科威特大马投资机构于2011和2012年分3次,把3亿2700万令吉汇给刘福平。刘福平接踵把资金转汇给刘特佐(2亿6800万美元)以及一家叫做Selune 有限公司(3000万美元)的账户。

Selune公司转头又把2700万美元汇给Shearman律师楼的信托账户。这2700万美元后来变成买下纽约华纳中心(Time Warner)顶级豪华公寓的部分资金。


另一边厢,刘特佐利用父亲汇给他的部分钱,或约1亿零6667万美元买下EMI音乐出版集团美国控股公司的部分股权。另外,他把约1亿4625万美元再转汇Selune公司,这笔钱当中的约3625万美元,是后来在阿尔巴BVI阶段,将英国伦敦购Qentas房子卖给里扎所取得的资金。

美国司法部点出,刘特佐在购买EMI唱片股权时,声称主要资金来自他的家族。


“通过把钱短暂流经其父亲的账户,刘特佐让人误以为他账户内的资金,或后来用以购买EMI股权的资金来自他的父亲,而不是Good Star或阿布达比—科威特大马投资机构。”

美国司法部

另外,刘特佐和Selune公司也联手把约5168万美元,汇给另一家美国律师楼DLA Piper。这些钱加上Shearman律师楼的资金,买下好莱坞Oriole豪宅、纽约Greene豪华公寓,同时入股总督酒店集团(Viceroy Hotel Group)。

Good Star Phase Map

Aabar-BVI阶段

2012年,一马公司两次发行债券募集35亿美元资金,献议购买大马的能源资产,但这笔资金的很大一部分,约13亿6700万美元最终却遭人滥用。

上述债券由阿布达比政府的投资机构——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所担保。

作为交换,一马公司同意提供IPIC的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Aabar Investments PJS)购买上述能源资产49%股权的期权。


一马公司于2012年拿到债券所募得的资金,但这些钱却立即转移到一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 Limited,简称阿尔巴BVI)。

尽管阿尔巴BVI的名字,跟阿尔巴投资PJS公司的名字十分相近,但它却不是IPIC的子公司,而是鱼目混珠的诈骗工具。一马公司较后坦承,它或沦为“诈骗受害者”。


当时,卡迪(Khadem Abdulla Al Qubaisi)是IPIC的董事经理,兼任阿尔巴投资PJS的主席。而阿末巴达维(Mohamed Ahmed Badawy Al-Husseiny)则是阿尔巴投资PJS的首席执行员。

不过,奇异的是,两人同时也是“冒牌货”阿尔巴BVI的董事。

“卡迪和阿末巴达维以阿尔巴BVI公司之名在瑞士卢加诺的瑞意银行(BSI Bank)开户,同时利用这个账户来转移一马公司的资金。刘特佐不但全然涉及在阿尔巴BVI账户的开设,他也安排把从一马公司骗来的13亿6700万美元,汇入到阿尔巴BVI的瑞士账户。”

美国司法部

较后,阿尔巴BVI把10亿零920万美元资金,再透过两个海外投资基金,即Enterprise新兴市场基金和Cistenique投资基金,转入黑石亚洲地产伙伴私人有限公司(Blackstone Asia Real Estate Partner Ltd,简称黑石公司)——这家英属维尔京群岛空壳公司的老板是陈金隆(即刘特佐)。


阿末巴达维所拥有的两家公司,即Rayan公司和MB顾问公司,分别从黑石公司拿到1160万美元和5500万美元的资金。而卡迪所拥有的Vasco投资公司则拿到4亿7275万美元资金,而他较后把这些钱用以购买纽约沃克塔(Walker Tower)的豪华公寓、Laurel比佛利山庄豪宅,以及比佛利山庄Hillcrest房产。


一号大马官也从黑石公司那里拿到3000万美元。一马公司前执行董事卢爱璇也拿到500万美元,而她把钱花在购买一间纽约One Madison Park豪华公寓。


阿尔巴BVI也另外把2亿3800万美元电汇给红岩资本公司(Red Granite Capital)。这家公司是纳吉继子里扎所创立,而美国司法部诉状形容里扎是大马一号官的亲属。


里扎较后把钱投资在红岩电影公司,制作了《华尔街之狼》、《老爸当家》(Daddy's Home)与《阿呆与阿瓜》续集(Dumb and Dumber)3部电影。

一马案的Good Star和阿尔巴BVI两个阶段,电影《华尔街之狼》拿到了逾6000万美元的可疑资金。而红岩电影后来跟美国政府达致和解,同意吐出6000万美元,而且在缴付之前,里扎只能从红岩电影支领足以承担健康保险的薪水。


另外,红岩资本公司也曾经把9430万美元资金年汇入Shearman律师楼的信托账户,购置多个豪华房产。其中,里扎耗资1750万美元和3350万美元,从刘特佐手上购买了加州比佛利山的Hillcrest房产和纽约的劳雷尔公园(Laurel Park)公寓单位。这两个房产乃刘特佐较早在Good Star阶段所购置。


里扎也花费428万9760美元,向红岩电影购买各种的珍贵电影海报。

“里扎所居住的劳雷尔公园公寓的墙上,张挂着各种的珍贵电影海报,他是利用阿尔巴BVI资金所购得。里扎也把一些海报当作礼物送人,受惠者包括乔尔麦法兰(Joey McFarland,红岩电影创办人)、李奥纳多(好莱坞影星)和《华尔街之狼》的导演。”

美国司法部

在此同时,黑石公司也把惊人的3亿2130万美元汇给Alsen Chance控股有限公司,后者声称是一家“建筑和营建工程顾问”公司。里扎较后拿了Alsen Chance的120万美元来购买德国艺术家海恩斯舒尔曼纽达姆(Heinz Schulz-Neudamm)为电影《大都会》所画的一幅海报。


Alsen Chance公司也曾经给位于美国拉斯维加斯的威尼斯人度假赌场酒店(Venetian Resort-Hotel-Casino)支付1100万美元,以清还刘特佐的赌债。而里扎也从红岩资本公司,给Alsen Chance公司汇出至少4100万美元的资金,以做同样的用途。

“2012年7月15日或大约那个时候,刘特佐总计在威尼斯人赌场提领约115万零90美元,其中包括50万美元的押金,65万零90美元则用以赎回筹码和其他赌博器具。”

“当时跟刘特佐一起赌博和共用其账户的,还有其他数人,包括里扎、麦法兰、李奥纳多,以及一名一马公司—SRC公司领导——此人曾是一马公司的首席投资经理,时任财政部子公司SRC国际公司的总执行长。”

美国司法部

这里,刘特佐同样适用了障眼法,让人误以为他使用了家族的财富,为自己的母亲吳玉幼购买价值在284万2475美元的钻戒和耳环。从Alsen Chance公司流向刘特佐的资金,事先迂回经过了他父亲的账户。

刘特佐也利用来自Alsen Chance公司的1亿4225美元,购买了美国投资行Electrum集团的股份。


另外,Good Star公司也从Alsen Chance拿到2亿7550万美元,它较后把其中的2075万美元汇给卡迪的Vasco投资公司。

Aabar-BVI Phase Map

Tanore阶段

2013年3月,一马公司发行30亿美元债券,为阿布扎比马来西亚投资公司(Abu Dhabi Malaysia Investment Company,或简称ADMIC)联营计划募资。这笔钱原应用在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计划(Tun Razak Exchange,简称TRX)中。

不过,所募得的逾12亿6000万美元资金却迂回地转移到Tanore金融机构的账户内。这笔钱途经3家海外投资基金以及一家私人公司,包括Devonshire资本发展基金(Devonshire Capital Growth Fund)、新兴市场基金和Cistenique投资基金,以及Granton地产控股有限公司——其老板是陈金隆(即刘特佐)。美国司法部表示,Tanore机构跟一马公司或ADMIC根本没有关系。


2013年3月21日和25日,Tanore机构给一号官汇出6亿8100万美元。不过,一号官于2013年8月26日把其中的6亿2000万美元退还Tanore机构。

美国司法部所提及的这两次汇款,跟《华尔街日报》所揭露的26亿门,即首相纳吉的银行账户于2013年3月21和25日接收约6亿8100万美元资金相吻合。

纳吉否认使用公款牟利,声称其账户的钱乃阿拉伯皇室的政治献金。而总检察长阿班迪也宣告纳吉是清白的,而且纳吉已在2013年8月,把6亿2000万美元归还给“捐款人”


美国司法部诉状声称,陈金隆(即刘特佐)迂回地拿到和使用了上述的退回资金,为一号官妻子购买了一条镶有22克拉粉红钻石的项链。


陈金隆(即刘特佐)也把Tanore机构账户内的逾1亿3700万美元,用于购买7项名画,包括:

  • 超现实主义画家马克瑞登(Mark Ryden)的无题画作(71万4000美元);
  • 艺术家埃德拉斯查(Ed Ruscha)的无题画作(36万7500美元);
  • 美国新表现主义艺术家尚米榭巴斯奇亚(Jean-Michel Basquiat)的画作《Dustheads》(4884万3750美元);
  • 雕塑家亚历山大考德(Alexander Calder)的无题立体艺术品(538万7750美元);
  • 亚历山大考德的画作《Tic Tac Toe》(303万5750美元);
  • 阿根廷艺术家卢齐欧封塔纳(Lucio Fontana)的艺术品《等待》(Attese)(795万美元);
  • 美国抽象派画家马克罗斯科(Mark Rothko)的无题(黄蓝)画作(7155万美元)。

陈金隆较后把瑞登的无题画作送给红岩电影创办人麦法兰,同时把《Basquiat》、《等待》、《Tic Tac Toe》和无题(黄蓝)画作送给刘特佐(自己)。


刘特佐重施故伎,利用父亲刘福平,以及哥哥刘特升的名义来掩盖可疑资金来源。洗钱过程以Granton公司和Tanore机构为起点,经过其父兄账户,最终流入刘特佐的隐含账户。


他利用这些资金收罗梵谷名画《亚尔医院中的花园》(La maison de Vincent a Arles)、莫内名画《圣乔治马焦雷岛》(Saint-Georges Majeur)和《睡莲》(Nymphéas),以及购买伦敦地产和一枚11.72克拉的心形钻石。这颗罕见钻石后来送给了名模米兰达(Miranda Kerr)。


此外,部分资金经过DLA Piper律师楼,买下纽约帕克莱恩酒店的部分股权(约2亿零220万美元),同时支付阿末巴达维(125万美元)。

2017年5月,美国司法部强迫发展商维克夫(Steven Witkoff)卖掉帕克莱恩酒店,以便充公刘特佐所拥有的股份。维克夫当初于2013年跟刘特佐一起买下这家酒店的股权。


此外,刘特佐也利用父亲汇入的资金,加上把数项艺术品抵押给拍卖行苏富比(Sotheby's )而得的约1亿519万美元贷款,买下超级游艇“平静号”。

“平静号是一艘豪华超级游艇,能同时装载26名乘客和33名船员,船上备有直升机降陆台,健身中心、电影院、按摩室、桑拿浴室、蒸汽房、豪华淋浴和泳池。2014年,平静号在摩纳哥游艇展上夺得‘全场最佳’的奖项。”

美国司法部

今年2月28日,美国联邦调查局跟印尼当局联手在巴厘岛扣押了平静号

刘特佐透过发言人批评美国当局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执意推动其充公行动。

根据美国司法部今年3月提呈的法庭文件,他们要求法庭赋予平静号的监管权,但平静号相关公司却入禀印尼法庭,试图阻止这项充公行动。


据称,李奥纳多获赠3项艺术品,是一马公司发行债券的“受惠人”之一。他收到过一幅尚米榭巴斯奇亚创作的名画《Redman One》,而这幅画是陈金隆利用Tanore账户的资金所购得。

SRC国际公司当时是一马公司的子公司。陈金隆也利用他为中介,为李奥纳多购买两个礼物,即著名摄影师黛安亞伯斯的摄影作品《拿着玩具手榴弹的男孩》(Boy with the Toy Hand Grenade),以及画家比卡索的画作《静物与牛骨头》(Nature Morte au Crane de Taureau)。SRC公司后来于2012年直接归属财政部。

根据报道,李奥纳多已经放弃上述的艺术品,把它们交给美国司法部。


另外,刘特佐的哥哥刘特升也从父亲账户那里拿到可疑资金,他利用其中的约3亿5010万美元收购飞轮运动用品公司(Fly Wheel Sportss Inc)——这家公司在全美各地开设健身中心。

Tanore Phase Map

购回期权阶段

2014年,一马公司向向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借贷12亿2500万美元,以购回当初给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的期权。这个期权安排下,阿尔巴投资PJS公司有权收购大马能源资产的部分股权。

不过,所借贷的8亿5000万美元却同样流入“冒牌货”阿尔巴BVI公司,以及另一家设在非洲国家塞舌尔共和国,同样是“冒牌货”的阿尔巴塞舌尔公司(Aabar-Seychelles)。

“一马公司领导给德意志银行提供失实和缺漏的资料,谎称贷款将付给IPIC的子公司,骗取该银行提供两笔贷款。”

美国司法部

阿尔巴塞舌尔公司跟IPIC或阿尔巴投资PJS公司根本没有关联。阿末巴达维是阿尔巴塞舌尔公司的唯一董事。事实上,他也分别是阿尔巴投资PJS公司和阿尔巴BVI的董事。


此后,部分贷款资金经过Affinity投资国际伙伴有限公司,以及黑石商品全球有限公司(Blackrock Commodities (Global) Limited),间接地流入卢爱璇和一号官的口袋。

美国司法部点出,尽管名字相似,但是黑石商品全球有限公司,跟著名的国际投资管理公司黑石公司(BlackRock Inc)却毫无关系。


另外,透过阿尔巴塞舌尔公司流出的130万美元资金,最后化作送给一号官妻子的27款18克拉金项链和手镯。

在此之前,阿尔巴塞舌尔公司拿到的逾7100万美元,已经透过一系列的中途账户,在短短两周时间内,最终流入World Merit管理公司的账户。

这些资金在阿尔巴国际投资公司和SRC国际公司之间游走了一大圈。一如阿尔巴塞舌尔公司和阿尔巴BVI,阿尔巴国际投资公司又是另一个“冒牌货”,以相近的名字蒙混假冒为IPIC的子公司:阿尔巴投资PJS公司。


阿尔巴塞舌尔公司的剩余资金汇入多家公司,如Vista投资国际伙伴有限公司、TKIL资本伙伴公司、龙市(Dragon Market)公司和龙朝(Dragon Dynasty)公司,但最后流入刘特佐的账户。


美国司法部文件指出,Affinity、黑石、TKIL、Vista的老板都是同一人,即陈金隆(刘特佐)。


刘特佐也经过自己所拥有的Alpha Synergy有限公司,拿到来自Affinity的资金。总而言之,2014年6月3日至11月12日之间,一马公司被窃的2亿零696万美元债券资金转入刘特佐的银行账户。


他之后利用这些钱购买了一份8.88克拉的钻石吊饰、一份11克拉钻石耳环、以及一整套的钻石耳环、项链、戒指和手镯,赠予名模米兰达。不过,根据报道,米兰达已经把相关礼物交还美国司法部。

刘特佐也花费约1亿4064美元,购买超级豪华游艇“平静号”。

Options Buyback Phase Map

循环金钱流

购回期权阶段的洗钱收费类似之前的阶段,不过它仍有一项关键的差异,即德意志银行的贷款很大一部分用作填补一马公司子公司Brazen Sky有限公司的财务“漏洞”。

这个“漏洞”源自2009年的Good Star阶段,一马公司当时跟沙地石油国家公司有联营计划,理应给联营公司注资18亿3000万美元,但最终10亿3000万美元却遭刘特佐等同伙窃取牟私。

一马公司于2015年10月10日声称,联营计划结束后的退款,如今以23亿1800万美元“投资单位”形式,放在Brazen Sky手上。一马公司声称,相关“投资单位”包括原先的18亿3000万美元注资,加上4亿8800万美元的盈利。

不过,美国司法部怀疑说,这些“投资单位”由一个名不见传的公司,即Bridge伙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所管理,而且“相对毫无价值”。

一马公司从德意志银行借到9亿7500万美元后,其中2亿3300万美元流入阿尔巴塞舌尔公司。钱入账两天后,阿尔巴塞舌尔公司把其中的1亿1100万美元汇给Lambasa全球机会基金。

Lambasa基金所扮演的角色,跟Enterprise新兴市场基金和Cistenique投资基金类似,即资金中途站。

Lambasa基金随即把约1亿1000万美元转汇Bridge全球基金。数天后,Bridge全球基金有把约1亿1000万美元汇给Brazen Sky,赎回“投资单位”。

Brazen Sky接踵把9400万美元汇给一马公司的另一家子公司:一马全球投资有限公司。

“这种资金流动复杂而且没有必要,其目的在于令人误会,Brazen Sky账户的投资单位已获赎回,转为现金,而且支付予一马公司,进而掩饰这些投资单位根本无法换钱,而且相对没有价值的事实。”

美国司法部

2014年9月29日,阿尔巴塞舌尔公司拿到德意志银行的第二笔贷款资金后,类似的“障眼法”资金流动也再度发生。但这次,大部分资金通过Brazen Sky,再度回到阿尔巴塞舌尔公司的手上,不若之前的,资金最终落到一马公司全球投资有限公司手上。这种资金循环之后还重复了5次。

“这是把同一笔资金在不同公司之间不断地一再循环,利用同样的钱,制造多次‘赎回’的假象。”

美国司法部

截至2014年11月底,第一笔贷款资金流经Brazen Sky一次,而第二笔贷款资金则流经Brazen Sky六次。最终,外人若不小心,会以为Brazen Sky已经把它的“投资单位”赎回,拿回14亿1200万美元。

德意志银行贷款资金透过Brazen Sky账户的资金循环洗白:
循环次数 从阿尔巴塞舌尔到Lambasa(百万美元) 从Lambasa到Bridge全球基金(百万美元) 从Bridge全球基金到Brazen Sky(百万美元) 从Brazen Sky到一马全球投资公司(百万美元) 从一马全球投资公司到阿尔巴塞舌尔(百万美元)
1 9月5日
111
9月5日
110
9月11日
110
9月12日
94
***
2 10月1日
378
10月1日
375
10月7日
375
10月7日
375
10月8日
356
3 10月8日
388
10月8日
385
10月14日
385
10月14日
340
10月15日
340
4 10月16日
257
10月16日
256
10月23日
256
10月23日
256
10月24日
256
5 10月24日
227
10月24日
225
10月30日
225
11月4日
222
11月5日
222
6 11月6日
126
11月7日
125
11月14日
125
11月14日
125
11月17日
69
7 11月17日
49
11月17日
49
11月24日
49
*** ***

无论如何,美国司法部点出,资金流动还是给一马公司带来麻烦,因为它在贷款时抵押了这些“投资单位”,导致Brazen Sky不能在未经银行同意下,把“投资单位”转移。

因此,一马公司违反了借贷协议,使德意志银行在2015年5月察觉有诈后,要求提前偿还9亿7500万美元的贷款。

大马政府在同一个月宣布一马公司的债务重组计划,安排IPIC注资10亿美元,协助一马公司换钱给德意志银行。相对的,IPIC获允拿到特定资产为回报。

1年后的2016年4月,这项白武士拯救安排却变质,IPIC指控一马公司和大马财政部没有履行还款义务,但后两者却断然驳斥IPIC的说法。如此一来,双方闹上国际仲裁庭

2017年4月,IPIC和一马公司达致和解,后者同意支付IPIC公司12亿美元,而双方也会讨论一马公司支付了“特定实体”的问题,而所谓的“特定实体”应该是阿尔巴BVI和阿尔巴塞舌尔公司。至去年底,大马政府已给IPIC公司支付12亿美元

Money Cycle Map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瑞士和新加坡多家银行因为卷入一马洗钱案,遭当局罚款甚至勒令关闭。其中,瑞士政府如今更以没有受害者申领为由,准备把从多家银行没收的9500万瑞士法郎(折合约1亿美元)非法盈利收归国库

在此之前的2017年1月,刘特佐家族在纽西兰赢得一场官司,把涉及一马案的资产转到新的信托人手上,以期躲过美国司法部的充公行动。

涉及的资产总值2亿5600万美元,包括庞巴迪私人飞机、比佛利山庄的Hillcrest房产和其他3项房产。

美国司法部去年8月向法庭申请冻结充公行动,以让路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刑事调查工作

《华尔街日报》报道,刘特佐曾接触美国共和党重要募款人兼川普总统亲密盟友——埃利特布洛迪(Elliott Broidy),试图摆平美国司法部的调查,而涉及价码更达7500万美元。

另一边厢,在大马国内,当局对一马公司的调查搁浅,警方宣称他们没有找到新的线索。惟全国总警长弗兹表示,警方确认刘特佐跟一马公司没有关系。

2013年以后,一马公司课题就一直成为政府的烫手山芋,在野党肯定会紧抓这个课题来攻击和尝试在大选推翻纳吉和国阵政府。第14届大选预计会在今年4月底或5月初举行。

若国际社会的一马案调查有任何新突破,而大马执法单位继续毫无动作,则国阵的大选胜算必然会受到冲击。